中新網北京4月15日電(上官雲) 15日下午,著名科幻作家馬伯庸受邀出席噹噹網第八屆網絡書香節作家高端論壇,與到場讀者熱聊閱讀與書籍的相關話題。馬伯庸透露,他在生活中是個有著“閱讀焦慮症”的人,隨時隨地都要看一些內容。同時他表示,自己其實不認同“中國人看書越來越少”的說法,“談閱讀不能局限於實體書。現在確實看實體書的人少了,但是看電子書、微博、論壇的人在增加,這也是一種閱讀。”
  患有“閱讀焦慮症”:在洗手間會盯著衛生紙水印
  馬伯庸曾在作品中以變幻生姿的情節描寫廣受讀者喜愛,在生活中,卻是一個有著“閱讀焦慮症”的人。馬伯庸透露,閱讀好似空氣,是他生活中的必需品。他的閱讀習慣是必須隨時隨地看一些內容,哪怕在等地鐵、班車上,“我經常碰到的情況是坐在洗手間,裡面什麼都沒有,只能盯著衛生紙捲紙看,偶爾上面打著水印,還能研究下書法字體。”
  “這是因為我的‘童年陰影’。”馬伯庸說,自己從小到大轉學十四次,跟隨父母四處顛沛流離,最南端到達過三亞,“轉學多了就很難和當地同學打成一片。所以,我只能一個人慢慢看書。”
  後來馬伯庸在桂林附近縣城的一所學校讀書,當時生活條件還很落後,每個月的生活費大致在100塊左右,生活水平可想而知。但在馬伯庸看來,那所學校有個最大的好處,就是學校真正設有圖書館,可以辦閱讀證,“那時的我如獲至寶,讀了好多書。”從那時起馬伯庸養成了隨時看書、多看書的習慣。
  馬伯庸讀高中以後,社會上出現很多租書店,他也會去翻閱,慢慢家裡攢了很多書。在馬伯庸家中有個大書架,最上層是大部頭,稍下層擺放世界名著,與視線平行的卻放著《機器貓》以及一些奇幻小說。馬伯庸調侃道:“這些是平時上廁所看的。每次想要挑有內涵的,但最後每次都是拿的類似聖鬥士星矢一類的書。”
   不認同中國人看書越來越少:是閱讀方式愈加多樣
  在過去的一年中,有不少聲音表示現在中國人看書越來越少,“國民閱讀率”的下降一度引起各界擔憂。但馬伯庸卻對此表示了不認同。
  “很多人說地鐵上沒人看書,但那多屬於下班高峰期。地鐵對閱讀率進行採樣並不是很科學。”據此馬伯庸認為,所謂“中國人看書越來越少”或許是一個謬誤的說法,實際上閱讀率是在增加。
  馬伯庸舉例道,封建時代沒人看書,除去少數讀書人其他多數都是文盲,民國時代文盲率也很高,直到建國以後人均識字率才慢慢上升,“現在確實看實體書的人少了,但是看電子書、微博、論壇的人在增加,這也是一種閱讀。”
  因此馬伯庸表示,談閱讀不能局限於實體書,“只要是文字,如何不管載體都算是閱讀,這體現的是閱讀方式多樣化。這是個閱讀的黃金時代,資訊豐富,比如我看了《美國隊長2》,會找背景資料,這也是一種閱讀方式。”
  現在的馬伯庸仍然保持每天閱讀的習慣,睡前翻10頁到15頁的書。他表示,對新時代的人來說,希望通過閱讀提高涵養或知識,這可能是一種功利性目的,“閱讀的本質是要從中看到有趣的東西,不帶目的的閱讀越多、越雜,人們的人生道路會越寬廣。”  (原標題:馬伯庸:不認同“中國人讀書越來越少”說法)
創作者介紹

ms47msiz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