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萍
  日日在小城裡穿行,上班、下班、逛街、購物……與各種各樣的樹們相遇。我喜歡那些樹,在不同的季節里,它們呈現出不同的姿態,有著獨特的氣質。
  單位前的馬路上種的是香樟,馬路是新的,樹也很單薄,可是並不妨礙它的美。春末夏初的時候,它們開著細碎的小花,樹那麼高,花又那麼小,在樹下幾乎是看不到花的,但你卻能明顯地感受到它的存在。花香匯成了一條河流,我們穿行在其中,盪起一層層香的漣漪。過了花季,那樹也是香的,那是樹葉的香,低頭撿一片落葉,還是青黃色的,拈在手中,慢慢地揉碎了,那青澀的葉香愈發濃郁了。
  媽媽家門前有一排水杉,和對面二層小樓一般高。因為那水杉,我喜歡上了那古舊的紅色磚樓,常常幻想自己住在那樣的老房子里。推開窗,就可以伸手摸到水杉的新葉。我喜歡它春天的模樣,那些新萌出的葉子,格外的清鮮,嬌嫩。那綠是什麼綠呢?碧綠、水綠、豆綠、玉綠……都無法形容出它的鮮潤,所以我叫它“水杉綠”———嫩嫩的,怯怯的新綠。
  我和兒子常常散步的一條小路盡頭,有兩棵泡桐樹,很高,每次看它都要仰起頭來。春天的時候,開了一樹紫色的花。因為高,那一抹紫色愈發邈遠,似乎要融入藍天中去,更引人遐想。“桐花萬里路,連朝語不息”,說的就是這花嗎?
  梧桐就是另外一種樣子了,秋天的時候,最愛走的一條小路是銀杏路,但銀杏路上一棵銀杏都沒有,窄窄的路兩旁都是梧桐樹,樹枝粗壯,幾乎把小路上面的天空都遮住了,陽光閃爍著從樹葉間落下來,在路面上形成一個又一個光斑。風吹過來,巴掌大的梧桐樹葉刷刷地隨風落。
  欒樹也很好玩,秋初的時候,開了一串串鵝黃色的小花,風一吹,零落成雨。一會兒,樹下就積了厚厚的一層。再過幾天,每一朵花都變成一個小紅燈籠,高高地掛在樹梢,遠遠地看過去,一棵挨著一棵的欒樹,像是舉著火炬在傳遞,一路飛奔向前。
  秋天的時候,最好的是桂花樹。這樹其實極不起眼,我家樓下就有兩棵,小小的,矮墩墩的個子,一樹常綠的橢圓葉子,落了土,沾了塵,淋了雨,不聲不響地站在那裡。直到有一天,風吹桂花香。那香味,直飄到雲里去。有月亮的夜晚,那香味就裊裊地,一點一點,一層一層地飄上來。
  小的時候,我愛這些樹,因為它們是我的玩伴:吃過槐花的花芯,偷採過枇杷果,爬過桑樹摘過桑葚,用苦楝樹的紫色小花串過手鏈……現在,我還是愛這些樹,走在街頭,我喜歡搜尋著它們。認識的呢,是舊相識,相見一笑,彼此安好。不認識的呢,見面亦是歡喜。
  我喜歡這些樹,守著足下的那一方土,順應著自然的節奏,春天開花,秋天結果,在屬於它們的天地里安靜著。雖然歷經歲月風霜,世道莽蒼,卻依然靜默堅忍,散髮著安詳的氣息。  (原標題:那些樹們)
創作者介紹

ms47msizi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